第二十九章 母校

作者:弄雪天子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m.4006008530.com ,最快更新花瓶女配開掛了最新章節!

    清晨陽光正好,徐徐暖風,不冷不熱。

    老頭子完全不覺自己越俎代庖,替人家趕走客人有哪里不對,惡客而已,他趕的很有道理。

    慢吞吞隨著主人家繞看了大半個園子,他就不禁嘆道:“丫頭,你這園子,當真是精致細膩,宏麗壯闊兼而有之,堪比須彌。唔,就是還差兩頭獅子。”

    楊玉英一下子笑了:“玉英可不敢和小公主比。”

    徐忠明也笑,笑了半晌,輕輕一挑眉,睨了楊玉英一眼,意味深長地道:“咦?你這消息到是靈通得很。”

    他這回當真對楊玉英的來歷身份好奇起來。

    須彌園是早些年先帝修的園子,先帝病逝后,當今太后便搬過去住,所以世人只知,須彌是太后的,卻少有人知道,嫁入路丞相府的小公主容惠,比起公主府,到有大半時間同太后住。

    兩個月前,小公主女扮男裝在游獵大會上,竟降服了兩頭白獅子,當時獵場勇士,人人都稱其為英雄。

    這兩頭白獅子,如今就是須彌二霸,正在園子里作威作福呢。

    不過,知道此事的人極為有限,尋常在京的勛貴們都不知情,眼前這小姑娘一聽他提,便脫口而出‘小公主’三字,顯然對皇室一家子的事,相當熟悉。

    楊玉英咳嗽了聲,也沒多說。

    她其實對《無名卷》用的十分謹慎,每次都先屏蔽掉個人隱私再讀。

    雖然她也有點窺私欲,對名人的隱私更是好奇,可做人,畢竟還是要有點原則的。

    問題是擼獅子這等得意事,在那位小公主心里,顯然不光不是隱私,還頗想同人炫耀來著。

    楊玉英看皇家那一家子熱鬧時,就不免多看了幾眼。

    唔,頗羨慕!

    想當年她不光養過獅子,還養過神龍,鳳凰,麒麟,哎,好漢不提當年勇,現在小小的園子里就只能養幾條魚了。

    賞完了園子,在水心亭坐下,下棋喝茶,徐忠明一邊喝茶一邊笑道:“小丫頭是剛來的登州?母校是哪兒?皇家書院?”

    楊玉英:“……我母校是三齋蒙塾。”

    徐忠明想啊想,也沒想起三齋蒙塾是哪里的名校。

    江南的?江南的大儒們到愛自己辦個學,名聲顯耀不顯耀,全看大儒們的性子是低調還是高調。

    楊玉英見他凝眉思索,沒一會兒就給她換了十七個師父,不禁笑起來:“別想了,我沒讀過正經書院,我家有個涼亭就叫‘三齋’,我幼年時,母親經常在涼亭里坐著,一邊做繡活一邊教我識字,讀了些游記話本各類雜書。”

    至于前頭哄騙世人她拜隱士高人為師的事,也沒必要同他說。

    徐忠明瞠目結舌。

    楊玉英又笑:“我對數學,不光沒什么興趣,到有幾分深惡痛絕呢。”

    徐忠明啞口無言,半晌才喃喃自語:“我自以為會看人,如今才知道,原來我竟是個睜眼瞎。”

    他搖搖頭,嘆了口氣:“昔年我去和純王下棋,指著他家那世子罵,說人家以后肯定是聲色犬馬的紈绔,結果,人家說讀書就讀書,說考進士就考進士,今年初殿試,順順當當被皇帝點了新科狀元。”

    “我就是想挑刺,看了人家的文章,竟也筆酣墨飽,哀梨并剪,不能不說這狀元沒點錯,至少,沒什么大問題。”

    “現在,我和你對弈,覺得你這身上每一處都是墨韻書香養出來的靈透,哎,結果你竟沒正經入過學,我覺得你的數學造詣堪能比得過我書院的先生,你偏又說自己不喜歡數學……”

    徐忠明聲音越來越輕,忽然板起臉:“小丫頭,我瞧你也就十七八,風華正茂,可不能學那些個懶人,養出怠惰的習性,需得不斷奮進,年逾八十的老翁尚思讀書,你怎能不去上學?”

    楊玉英卻只笑:“趙奕竟中了狀元?”

    秀眉一挑,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徐忠明愣了愣,腦子里浮現出純王世子趙奕那張俊美無濤的面孔,登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

    老頭子一蹦三尺高,顧不上旁的,拽著楊玉英說了大半日純王世子的豐功偉績。

    什么湘悅樓冰雪佳人嬋娟姑娘,一顆芳心全然寄托在世子身上,趙奕卻冷漠無情,假裝不認識人家。

    不光是太過討女娘喜歡,他還莽撞無禮,前幾年燒過皇城司的檔案室,也闖過山河祭的藏書樓,被人捆成粽子剃成禿頭扔回純王府,氣得純王回宮去找皇上哭訴。

    可謂以一人之力攪合得皇城司與山河祭不得安寧。

    這倆龐然大物,一在朝,一在野,聯合與斗爭了幾十年,這還真是頭一次同時對同一個人發出警告。

    楊玉英邊聽邊笑,到覺得與徐山長他老人家聊天,著實是極好的休閑娛樂。

    兩個人就這么神侃到中午,徐忠明家的下人不知有何急事找他,已經來來回回,反反復復在水心亭外的鵝卵石小徑上轉了十七八圈。

    徐忠明沒好氣地嘆道:“有事沒事的,就會指望我一老頭子,丟不丟人!”

    話雖如此,他還是垂涎欲滴地盯著楊玉英還沒燒好的那只醉雞,眼不看為凈地蒙眼就走,臨走,伸手揪了揪楊玉英隨意束起的長辮子。

    “你那一點能耐,只能說在閨閣之中有些優秀,天下之大,你尚不曾看過,遠的不說,說你的同齡人們,京城皇家書院隨意一個只拿末等成績的學生,站在你面前,你說不定都會自慚形穢。”

    “好孩子,天分和機遇你都有,莫要荒廢了才好。”

    徐忠明捋須而笑,“長平書院絕對是登州最優秀的書院,得天下英才而育之,那是我的理想,有空,莫忘了來找我玩。”

    說完,他一揮衣袖,飄然遠去。

    才離開大門,還沒涉水過那獨木橋,徐忠明就按訥不住,搔搔耳后,扯扯胡子,沖他身邊急得眼睛赤紅的高大個兒道:“我剛才表現如何,有沒有高人風范?那小丫頭片子一會兒會不會追出來納頭便拜?”

    高大個簡直要哭:“老爺子,你有沒有高人風范小的看不出來,也不知道人家楊小姐想什么,小的只知道,你不光讓‘殘劍’和‘舊年’兩位少掌事等了您小半日,還放了鄒宴鄒掌事鴿子,你要是再不去,鄒掌事一怒之下拆了您的茅廬,小的們絕對擋不住。”

    徐忠明:“……呸!”

    他又走了幾步,猛地想起來——玉娘那小丫頭,是當真有棋圣墨寶,《見堂山弈譜》?

    剛才一亂,他竟忘了追問。

    徐忠明一時懷疑起自己是不是當真上了年紀,否則為何記性這般糟糕?

    “山長,快走吧。”高大個急得快要跳腳。

    徐忠明惡狠狠地瞪他一眼:“催催催,個個都是催命鬼。”

    不舍地回頭顧盼,徐老頭比較要臉面,便是小丫頭真有《見山堂》,平白無故的,他哪里好意思討要。

    算了,以后再說。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彩票大神打赏 岚皋县| 黄陵县| 临洮县| 蒙山县| 上虞市| 阳新县| 乌苏市| 灌阳县| 溆浦县| 包头市| 桐乡市| 固阳县| 吉林市| 浪卡子县| 垣曲县| 三台县| 奇台县| 巍山| 和政县| 丰都县| 娱乐| 黄骅市| 敦煌市| 上饶县| 翼城县| 高阳县| 台州市| 星子县| 桂林市| 永善县| 文登市| 汤阴县| 油尖旺区| 年辖:市辖区| 中山市| 静宁县| 清镇市| 安龙县|